• <dd id="wgemu"><nav id="wgemu"></nav></dd>
    <dd id="wgemu"><nav id="wgemu"></nav></dd>
  • 父愛
    來源:祁離7標項目部  作者:李雪純  時間:2020-06-21  點擊量:   
    【字體:

    “喂……閨女呀,有事呀?”

    “爸,您這會有空嗎?給你們買了點小零食去路口取下,您要是沒空就叫我媽去也行”。

    “有空有空,怎么又給我們買東西了,我們啥也有,老花那錢干啥,自己留著買點啥;以前不都是下午送嗎?這次改上午了呀......”

    “爸,您快去吧,回來咱再說,人家在那等著呢”。

    不過五分鐘,那個往日里高大魁梧的身影急急忙忙的從一個過道口朝著我走來,我故意藏到建筑物后面,默默地看著父親,瘦了,也黑了,越來越近了,看著他的白發越來也多,皺紋也順著臉頰爬了上來,唯獨那雙眼睛還是那樣炯炯有神,頓時鼻頭酸酸的,想想距離上次回家已經很久了,歲月留下的痕跡讓我看著父親心里有些自責。

    他望著四周沒有送快遞的三輪車,低頭找號碼準備給我撥電話,我大喊一聲:爸。只見父親驚喜地抬了抬頭又失望地低下了頭,聽到閨女的聲音他是那么高興,可又不敢相信真的是閨女回家了,我急忙走到顯眼的位置,“爸,是我呀”看著我拉著箱子朝他走去,父親趕忙幾個大步走上前去接過行李。“怎么回家也不早說,爸提前去車站等你呀!”“我這不是為了給您一個驚喜,哈哈哈”“坐了一晚上的車吧,還沒吃早飯吧?快回家,快回家,讓你媽給做好吃的......”。就這樣,和父親一路交流中回到了家,路上遇到鄰居,父親也會興高采烈的和人說一句:“哎呀,閨女回來了,回家也不提前說一聲,搞得我們措手不及呀!”

        記得上次給父親打電話還是沒錢了找他要,平時都是打給母親,偶爾一次還是:爸,我媽呢?父親平日里沉默寡言,不怎么愛講話,今天的話卻格外地多,這讓我有些不太習慣,或許是許久未見閨女的喜悅,或許平時就沒有給父親和我交流的機會吧。

    自從上了大學,回家的次數就屈指可數,跟家人團聚的時光更是少之又少。 這次回家也是臨時決定,前幾天和父母通電話,母親說過五一人家孩子都回家了,家里可熱鬧了,問我啥時候回去,說著說著他們聲音越來越低,啊,你工作也忙,回來一次也怪折騰的,算了,先別回來了。

    通完電話我急著打開12306APP,看票、訂票不過五分鐘,說遠也遠,火車晚點,火車座位售空......折騰了20多個小時才回到這個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,說近也近,在地圖上不過一個巴掌大小的距離,可因為工作性質的原因,父母想見我一面卻那么難。

       一直以來,我們都是用各種文字和形式歌頌母愛,母愛如水,涓涓細流,無邊無際;父愛卻很少提起,父愛如山,堅如磐石,他不一定很強烈,但他會像靜靜的芳草一般,散發出縷縷清香;父愛不一定會像陽光那祥耀眼,但卻會在某個角落里淡淡發光,默默鼓勵你、支持你。

    父愛不像母愛那樣明顯,如母親那樣總是默默地為整個家付出著、用行動感染著我們,而更像一杯咖啡,需要我們細細去品味。父親的愛是深沉的,但給我們的卻是與生俱來的溫暖和信任。米蘭德曾言:沒有哪一個人真正了解自己的父親,但是我們大家都有某種推測或某種信任。或許此刻遠在千里之外的父親正在念著你的名字,今天是父親節,因為工作原因不能親自回去和他過節,那就坐下來,給父親打個電話,向他道一聲:您辛苦了,節日快樂,聽他講講他眼中的大事,最后祝愿我們的父母身體健康,萬事如意,被時光溫柔以待。


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免费完整一级特黄大片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听风网